首页 - 财经股票


天公不作美养分消耗多 南丰大片橘树“蔫儿了”



2016-03-21

 

  雷助平的橘园内,枯黄的橘树占三分之一,有些橘树上的果实早已干瘪。

  3月17日中午,52岁的南丰县市山镇进贤村石牛坑小组村民雷助平,正准备上山修剪蜜橘树。然而,看到自家橘园中一片枯黄、没有生命力的橘树后,雷助平沮丧不已。

  据了解,由于雨水、低温以及树体养分过度消耗,进贤村石牛坑村小组村民种植的4万余棵橘树枯黄近三分之一。

  这些枯树能否救活,是摆在政府相关部门和村民面前的新课题。

  当日,南丰县蜜橘产业局局长吴德志表示,大部分枯黄橘树并未死亡,该局将派技术人员现场指导施救。

  三分之一橘树枯黄

  3月17日,记者前往雷助平所在的市山镇进贤村石牛坑村小组。在路上,记者看到当地山下橘树绿意盎然,山上橘树暗黄了不少。在雷助平的一块橘园中,原有400棵橘树有近三分之一枯黄。本是橘树抽芽发枝的季节,如今却见枯叶在风中摇摆。

  “去年10月中旬后,雨一场接一场地下,不利于蜜橘采摘。到今年1月,仍有大量蜜橘挂在枝头。”雷助平说,接着又是低温雨雪天气,今年1月25日南丰低温极值为-8℃,枝头的蜜橘在冰冻和雨雪的打击中,变成一个个“小石头”,“负重”过大的树枝被压弯了“腰”。

  据了解,由于天气原因以及树体养分过度消耗,进贤村石牛坑村小组村民种植的4万余棵橘树枯黄近三分之一。

  有些年轻橘农沉不住气,修剪存活的蜜橘大枝后,干脆砍掉枯死的橘树。雷国庆告诉记者,他家种了二十多年蜜橘,跟雷助平的橘树一样,也有近三分之一枯黄。以前虽遇到橘树被冻死的情况,但如此大面积被冻死还是第一次。最坏的结果是,枯黄橘树被当作柴火烧,而新栽橘树要4年以上的成熟期。雷国庆说,就算对橘树施救成功,明年才能挂果,今年肯定是绝收了。

  气候异常影响蜜橘生产,从农资经营情况也可略知一二。市山镇一家经营农药化肥的商户坦言,往年温度回升时,橘农们开始喷洒第一批农药,但今年农药只卖了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。

  收入少了三成 濒死橘树亟待施救

  3月17日15时,市山镇官塘村聂小亮储存的最后一批蜜橘出货,不少村民来帮忙。“0.6元/公斤,客商可随意挑。”聂小亮说,市山镇出产的蜜橘品质好,往年临近春节时价格接近高点。由于雨水较多,采摘跟不上,价格也低了不少。聂小亮说,目前亏了两万余元,收入下降三成。

  对此种现象,南丰县蜜橘产业局局长吴德志说:“价格低是市场规律运行的结果,可以理解。不过,橘树枯黄的确让橘农难以接受。”

  吴德志分析,雨水、低温以及树体养分过度消耗是部分橘树枯黄的重要原因。去年10月连续的雨水天气不利于采摘;进入2016年,多次寒潮又让延迟采摘的蜜橘遭“灭顶之灾”。

  “果实迟迟未被采摘,橘树本身的养分消耗殆尽,枝叶枯黄,迟迟不抽新芽。‘山上黄山下绿’的成因应是辐式降温特性,背风坡温度更低所致。”吴德志说,针对上述状况,该局已多次派技术队伍,实际查勘并商讨解决办法。

  吴德志说,真正确定死亡的橘树仅是很小一部分。气温回暖后,对濒死橘树可适度修剪,待萌芽确定存活界限后,实行下一步施救。建议橘农切勿盲目砍掉枯树。该局最迟于3月21日派工作组到市山镇进行濒死橘树的施救培训。

新闻资讯 更多>>